当前位置:首页 >> 文史纵横
从“阔祖父不走后门”说开去
发布时间:2011-07-15 来源:市政协办浏览次数:字体:【
赵  畅 

在一本名为《美国校园文化》的译著中,记载这样一件事:若干年前,哈佛大学曾经因为素质太差而拒收一位女生。然而,由于这位小姐的祖父是哈佛大学的主要捐款人和该校校友会的头头,所以学校感到十分为难。为慎重起见,校方委派一位负责招生的院长亲自登门拜访,以便做些解释。出人意料的是,当老人明白校方来意后,不仅没有恼怒,反而如释重负地说:你们正好帮了我一个忙,今后再有朋友来求我“走后门”的话,我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拒绝他了。因为我可以告诉他,我的话并不算数,这个学校连我的孙女都不收。


对这位“阔祖父”来说,自己作为“主要捐款人和该校校友会的头头”,让学校为自己的孙女入学降低门槛,本属常理,情有可原。而于学校言之,世界闻名的哈佛大学,一旦自我降了标准,准许一位“素质太差的女生”入学,这不是自损形象吗?可欲拒收,谈何容易!人家祖父毕竟是“主要捐款人”和“校友会的头头”啊。然而,最后帮助学校走出“两难”境地的,还是这位豁达大度、善解人意的“阔祖父”,他那番既严肃又幽默的回答,不是很耐人寻味的吗?


其实,无论对于学校或这位“阔祖父”,他们在一点上最后是达成共识的,那就是捐款、任职与学校招生无关。正因为此,学校才敢大胆作出拒收的决定,而这位“阔祖父”才会予以理解并真诚配合。然而,真要做到这一点,委实不易。


联想到当今社会,“写条子”、“走后门”成风,且大有愈演愈烈之势。“写条子”、“走后门”者利用自己的权力影响,为所欲为、肆无忌惮地托人办事;而被托者,因碍于托办者的权势,故忘乎所以、胆大妄为地给开了绿灯。从一些案子查办的情况看,莫不如此。


制止“写条子”、“走后门”现象的蔓延,关键是领导干部要坚持原则,一身正气,不该帮的忙绝对不能帮,哪怕是熟人、朋友,哪怕人家曾经帮助过自己。笔者由此想到了叶飞将军。某杂志社一名记者以前采访过将军,与将军比较熟。她很客气地对将军说,有一件事要请将军帮忙支持一下。将军说,只要他能帮助的,他都会尽力帮忙。记者说要在深圳搞一个活动,由她们杂志社和深圳的一个体企业共同举办。活动规模很大,投入很多,剪彩用的剪刀,都是纯金制作的,价值五万元人民币。谁剪彩,金剪刀就送给谁。将军听到这里,把脸一沉,毫不客气地说:“别说五万,就是五十万,我也不去。你走吧!这类事情以后别来找我!”是啊,在叶飞将军面前,有人想让他“写条子”,那该是绝对不可能的事。


无独有偶,3月8日下午,全国人大代表、山东省委书记张高丽参加山东代表团分组讨论会上,义正词严地对全省的代表们表态:“我是南方人,来到山东以后,南方有很多企业要到山东来发展,凡是我的家属、子女、亲戚、朋友到哪个地方去,你们第一不要接待,第二不要给情面,第三不要办事,谁给办事,我就追究谁的责任。”有张高丽这样一番坚决的态度,对下属自是一种“解放”,下属自能坚持原则办事,按政策规定办事。


在有些人看来,事情有大有小,对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,领导也不必太认真,大可给人家面子,给“写条子”通融通融。也还是3月8日这一天,张高丽出席庆祝三八妇女节女代表座谈会。有一位文艺界的女代表开玩笑地提出,当前一些重大晚会上,很多领导帮演员递条子,由于山东的领导没有“写条子”,山东的演员比较吃亏,经常难以入选到晚会上,上不了电视。“希望书记也能给我们写条子!”为一些演员入选晚会而给“写条子”,对领导来说,似乎很难说是“闯红灯”,可张高丽不能。他“无情”地说:“写条子让演员上电视,这个条子我们不能写,有本事就自己上,优胜劣汰。”细细想想,倒也是,领导争先恐后为演员“写条子”、“走后门”,不是人为地破坏了竞争规则么?其引发的一系列负面效应,不是可想而知的吗?


最近,看到《北京市人民政府工作规则》中有这样的规定:市政府领导同志一般不要为会议活动等发贺信、贺电,不题词,不为出版物作序。如有特殊情况,需经市政府主要领导同志审批同意后才能安排。作出这样的规定,其所凸现的是这样一个道理:领导干部不能随意使用自己的职权。张高丽不给演员写“写条子”的“无情”这举,不也出于一辙吗?各级领导干部不妨扪心自问:我能做到吗?

关闭窗口】 【返回顶部】 【打印文章
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绍兴市委员会 主办
技术支持:绍兴市电子政务办公室 浙ICP备15010279号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