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> 文史纵横
养生尝鲜话蕺草
发布时间:2011-07-15 来源:市政协办浏览次数:字体:【

王立导


在绍兴老城区的东北部,有一座自然景观与人文景观十分丰富,能“主郡城文风”的蕺山。近年,市政府加速古城的开发建设,在蕺山恢复了一大批名胜古迹,构筑了传承古越文脉、饱含绍兴历史文化的、具有江南名山风采的蕺山公园。


古时,蕺山盛长蕺草,因勾践采蕺而得名。南宋《嘉泰会稽志》引旧经说:“越王嗜蕺,采于此山。”相传越王勾践尝吴王之秽后,采食蕺草以治口臭,在《吴越春秋·勾践入臣外传》中专有记述。名贤王十朋曾作“咏蕺”诗云:


十九年间胆厌尝,盘羞野味当含香;


春风又长新芽甲,好撷青青荐越王。


蕺草,亦称蕺菜。多年生草本,有特异气味,茎上有节;叶互生,卵状心脏形,表面绿色,叶背能逐渐变紫红。初夏开花,花小而密,穗状花序,下有苞片四枚,白色;结蒴果,籽可植。中医学上以茎和叶入药,性微寒,味辛;功能清热解毒,排脓。主治:肺热咳嗽、肺痈、疮痈、肿毒等症。《新编药物学》与《浙江民间常用草药》载:蕺草(菜)“有很浓的鱼腹气”,故亦名:鱼腥草。功效“清热利尿,消肿解毒”。还用于肠胃炎、慢性气管炎、咽喉炎等。


蕺草生命力很强,很易成活,随遇而生,连绵成片。在绍兴农村山野、水沟洼地、背阴山地、林缘边阴湿处到处可见。因其形状如番薯叶,故而农民俗称之“臭番薯”。只是多年来在蕺山上竟已难寻其踪。去年在西景区“蕺山观梅”建设中,主事者特意连片栽培,弥补了久远的缺憾,捎给我们浓浓的古意和郁郁的乡情,满山遍野的蕺草引发我们进入时空的隧道,沉思梦境,仿佛看到勾践发愤图强的胆剑精神的凝重力量。


《辞海》曰:其“幼嫩的茎叶可作蔬菜”。可是我们绍兴人过去除了从中药店配方中服用鱼腥草以外,似乎很少有吃它的习惯。就是在60年代初期的三年困难时期,不少人由于吃不饱饭,用马兰头、艾草、荠菜、黄花姑(草)等野菜和狼鸡草(蕨菜)的根磨粉充饥,也很少有人用蕺草果腹。由于煮熟的蕺草鱼腥气更浓,口感滑塌塌地也不好,因此对它敬而远之,才造成距离。


前几年,在抗击“非典”战斗中,鱼腥草以其独特的药理,发挥了卓越的作用,被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认可,纳入防非典的处方药物。物华天宝,功不可没。


在四川有一只名菜,盛传可除瘴排秽、清热解毒,名“折耳根”;是将其鲜叶与鲜茎(切段)洗净,拌上食盐、酱油、麻油、味精而成。它就是蕺草!四川人现在已经将它从原来野生状态发展成人工培植,以供市场之需。在绍兴,我们经常可以看到四川老乡,在工余业闲之时,三五结群去城郊结合处寻觅采掘。看他们就餐时你争我夺的有趣劲,确实让人垂涎欲滴。市区一些有识之士,仿效他们的制配方法尝鲜,凡能接受芫荽(即:香菜)气味的,往往更能接受蕺草的气味。只要配料得当,它的味道还是不错的,起码它本身就清新爽口。


我们如果想现成尝鲜或解馋,最简单的方法,是去正宗的川菜馆点一盘“折耳根”。根据季节和饭店档次不同,每盘价在12~20元之间,粗听价格不贵,由于新鲜的茎叶四周翘起中间凹,很占空间,满满一盘,其量不过25~30克,由此推算,价格远远超过海鲜,使我们真正领略到野菜的现实价值。


几次品尝过蕺草以后,反而觉得它的气味亲切可口,引人回味。现在美味佳肴崇尚返璞归真,野味十中的蕺草,我们可否作为新菜肴开发?

关闭窗口】 【返回顶部】 【打印文章
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绍兴市委员会 主办
技术支持:绍兴市电子政务办公室 浙ICP备15010279号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