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> 文史纵横
兰文化史话
发布时间:2011-07-15 来源:市政协办浏览次数:字体:【

娄国忠 


兰文化具体起源于何时,很难说得清楚。但古越一带是兰文化的发祥地,这应该是毋庸置疑的。在河姆渡文化遗址出土的众多陶器中,有一件器皿上面刻绘着一种五片叶的植物,叶间有花蕾含苞欲放;其下又刻绘一长方框的图案。据有关专家考证,器皿上所刻绘的那株植物是箬兰,即浙江产的落叶性虾脊兰;那长方框的图案是栽培兰花的容器。从整个画面看,酷似一幅兰花盆景刻画。河姆渡文化遗址出土的刻有兰花的用具说明,新石器时代的古越先民已经发现了兰花的观赏价值,并有意识地加以培养、欣赏。


先秦时期是兰文化的滥觞时期。在我国最早的诗歌总集《诗经》中,就有一首生动而美丽的兰诗,这就是《郑风·溱淆》,诗歌写出了一对青年男女相约去河戏玩,互赠兰花、芍药定情的欢乐场景,一束兰花把青年男女的情意连结了起来。兰花成了我国最早见诸于文字的定情物之一。在我国第一部史传散文《左传》和第一部纪传体史书《史记》中,都记载着“燕颉梦兰”的佳话,兰成了一种象征瑞兆的吉祥物。孔子是最早颂兰的名人。《孔子家语》中记载了孔子颂兰的一些名言,如“入芝兰之室,久而不闻其香,即与之化矣”,如“芝兰生于深谷,不以无人而不芳”,相传由孔子创作了的《幽兰操》是我国第一首完整的咏兰诗。屈原是我国第一个大量颂兰写兰的名诗人,他在《离骚》、《九章》、《九歌》等许多诗篇中,都写到了兰,他爱兰,颂兰,寄情于兰,托兰以讽,在他笔下,兰成了一种象征,一种寄寓,一种精神和品格的代表。


很长一段时间,人们赏兰、品兰,都以采集野生兰花为主。人工栽培兰花始于宫廷。越王勾践是史籍有记载的种养兰花的第一人。公元前492年,越王勾践从吴国被释放回国,立志灭吴争霸,报仇雪耻,开始了“十年生聚,十年教训”的卧薪尝胆时期。他为了表示对吴王的“忠心”,曾畜犬献吴,选美媚吴,并在渚山建立兰花基地,培育名贵兰花以呈吴王。此事在众多典籍中均有记载,《越绝书》曰:“勾践种兰渚山。”《绍兴府志》有言:“兰渚山,有草蔫,长叶白花,花有国馨,其名曰兰,勾践所树……”《绍兴地志述略》记载:“兰渚山,在城南二十七里,勾践树兰于此。”


汉魏以后,兰花从宫廷栽培逐渐扩大到士大夫阶层的私家园林,并用来点缀庭园,美化环境。蔡邕、陶渊明、嵇康、谢灵运等社会名流都与兰花结下不解之缘,写过不少咏兰诗文。东晋大书法家王羲之爱兰在历史上影响很大,与“周茂叔爱莲”、“孟浩然爱梅”、“林和靖爱鹤”一起被列为古代文人“四爱”。永和九年三月初三,王羲之约友修禊,选择了兰亭为修禊之所,此地盛开幽兰,馨香扑鼻。同去的名士们因此而留下了“俯挥素波,仰掇芳兰”、“微音迭泳,馥为若兰”、“仰泳挹遗芳,怡神味重渊”等咏兰名句,“天下第一行书”《兰亭集序》也由此诞生。不仅如此,那迎风飘拂、婀娜多姿的兰叶更启发王羲之开创了飘逸流畅、妍美遵媚的书法新体,使他的书法艺术达到了神韵生动、随心所欲的最高境界。到了唐代,兰花的栽培推广到民间,一般家庭和花农也都大量培植。文人墨客更是对兰情有独钟,成为他们经常的吟咏对象,咏兰诗在古诗、格律诗中大量出现,兰诗园地呈现姹紫焉红、美不胜收的景象。


宋代是兰文化的鼎盛时期,有关兰艺的书籍及描述众多。南宋的赵时庚于1233年写成的《金漳兰谱》是我国保留至今最早一部研究兰花的著作,也是世界上第一部兰花专著。全书分三卷五部分,对紫兰(主要是墨兰)和白兰(即素心建兰)的30多个品种的形态特征作了简述,并论及了兰花的品位。继《金漳兰谱》之后,王贵学又于1247年写成《王氏兰谱》一书,书中对30余个兰蕙品种作了详细的描述。此外,罗愿的《尔雅翼》、吴攒的《种艺必用》、陈景沂的《全芳备祖》等专著,都从不同角度对兰花的习性、载培等进行了较为详细的记述和说明。在宋代,兰花也开始进入书画家的视野,成为国画创作的常见题材。赵孟坚所绘之《墨兰图》被认为是现存最早的兰花名画,尤其是“春兰卷”的奠基作品,意义更是十分巨大。


明清两代,兰文化再次进入昌盛期。随着兰花品种的不断增加,栽培经验的日益丰富,兰花成为大众日常观赏之物。此时有关兰花的书籍、画册、诗句及印于瓷器和某些工艺品上的兰花图案数目较多,如明代张应民的《罗篱斋兰谱》、高濂的《遵生八笺》、李时珍的《本草纲目》等书中,对兰花的释名、品类及其用途都有比较完整的论述。清代也涌现了不少艺兰专家,如1805年由浙江嘉兴人许齐楼所写的《兰蕙同心录》,记载兰花品种57个,并附上了部分兰花白描图。其他如袁世俊的《兰花述略》、杜文澜的《艺兰四说》、冒襄的《兰言》、朱克柔的《第一香笔记》、屠用宁的《兰蕙镜》、张光照的《兴兰谱略》、岳梁的《养兰说》、汪灏的《广群芳谱》、吴其浚的《植物名实图考》、欧金策的《岭海兰言》等,都对兰艺的推广和普及起过一定作用。


近现代最有名的兰花专著是浙江杭县人吴恩元于1923年出版的《兰蕙小史》,此书以《兰蕙同心录》为蓝本,分三卷对当时的兰花品种和栽培方法作了较全面的介绍,全书共记述浙江兰蕙名品161种,并配有照片和插图多幅,图文并茂,引人入胜。此外,1930年由夏治彬所著的《四川的兰蕙》,1964年由严楚江编著的《厦门兰谱》,吴应样分别于1980年和1991年写成的《兰花》、《中国兰花》,以及香港、台湾所出版的介绍国兰的书籍和杂志等等,都可以说是近现代中国兰文化研究取得的重大成就。


兰文化发源于中国,后外传至日本及朝鲜。现今日本栽兰已自成体系,发展为号称“东洋兰”的基地。兰花也成为朝鲜人民必不可少的高雅花卉和崇尚之物,陈设于居室、寓所、大堂之中,并作为一种高级的礼品互相馈赠。

关闭窗口】 【返回顶部】 【打印文章
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绍兴市委员会 主办
技术支持:绍兴市电子政务办公室 浙ICP备15010279号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